最美逆行者|泸州医护人员在武汉“病区”第一线

来源: 西南医科大学

未来一段时间,这群逆行英雄们会在协和武汉红十字会医院从事医疗救援工作。

   1月27日8点,来自西南医科大学两所附属医院的35位医护人员,正式入驻受援科室——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呼吸七病区开展医疗工作。

  根据前线指挥部和武汉疫情工作的需要,附属医院和附属中医医院的医护人员,整合为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组,确定以4小时/班的医护排班模式,配合负责一个有30张床位的病区。据悉,此次入驻的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离存在大量新型冠状病毒的发源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直线距离只有1.2公里。

  呼吸科教授李多:刚出凉山又赴湖北

  去年12月,李多刚结束为期一年对口支援凉山州普格县人民医院“传帮带”医疗队工作,年底回到泸州与家人团聚。一个月后的除夕,他的名字又出现在了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第一批赴湖北援助医疗队的名单上。对这次出征,他觉得是责任使然。

  李多参与过2008年汶川地震、2013年的雅安芦山地震等抗震救灾医疗救援,应急救援经验丰富。唯一让他心怀内疚的是又没有好好陪伴家人和小孩。除夕这天,他原计划是带着妻儿回内江与老人团聚的。“没办法!家人都知道我要去湖北,她们理解,但更多的是紧张和担心。”李多抿了抿嘴说,“一到冬天,科室的同事都很忙,就我刚从凉山回来,时间稍微机动点。学的就是这个专业,越是困难越要顶上。”第一批医疗队的20位医护人员都要上一线。这次救援与前几次都不一样,医护人员承担的风险更多。他告诉记者,如果此行顺利,两个周的救援再加上两个周的隔离,他还能赶回来和家人一起过42岁的生日。

  重症医学科教授周凯:若有战, 请用我

  初一(25日)的泸州下着蒙蒙细雨,街上几乎不见行人,早上7点, 40岁的周凯赶到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忠山院区的门诊部集合。8点钟,他将与同事一起,出发参与湖北的医疗救援。

  得知自己入选医疗救援队后,心急的他除夕(24日)一大早就把行李箱拉到了医院。“若有战,请用我”的申请,是他向医院提出的。1月23日,得知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被确定为新型冠状病毒省级定点收治医院后,他再次向医院请战赴鄂。当天下午,他如愿成为第一批赴湖北援助医疗队20位成员中的一员。在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急诊医学部EICV工作的周凯,从事重症医学工作有15年了,对呼吸衰竭、脓毒症等都有经验,是医院应急救援队成员,多次参加川南医疗救援工作。他说:“这个战场总要有人上。其他同事也有小孩。相对来说,我对重症医学,经验稍微丰富些。到湖北后,与其他重症医学专家的工作交流更好开展些。”对即将面临的困难和风险,他心知肚明,但无所畏惧。

  聊着聊着,这位对未知病毒无所畏惧的硬汉,提起孩子却落泪了,他的愧疚溢于言表。在他出发背着的医疗急救包上,有一张画着心的卡片,上面用红色的彩笔写着:“我等你回家”!

  重症监护室护士温远淇:爸妈回泸过年,她悄悄请缨赴湖北

  25岁的温远淇是泸州人,是医院第一批赴湖北援助医疗队成员中最年轻的一位。今年春节,在急诊医学部重症监护室工作的她正好轮休。她早就计划好了,这七天要好好陪着父母,走亲访友。平时,爸妈都在贵州工作,难得一聚。前几天,父母专程回到泸州陪她一起过春节。然而23日,下班后的她正和朋友聚会时,无意中看到援助通知,温远淇背着父母报了名。先斩后奏,她担心父母不理解。还好,父母当晚知道她将赴湖北照顾危重病人的事后,虽然担心,但还是理解,最后还鼓励她:这是一次历练的机会。父母的支持,是她最大的动力!“作为一名年轻的医务工作者,越困难越要有担当。”她泪目着说。

  医师许志刚:“我要做儿子的好榜样。”

  曾因父母、妻子、孩子而害怕,也因为他们而变得勇敢!我没想太多,既然选择了远方就要风雨兼程!

  家人知道我要去一线的消息后,首先是吃惊,沉默一阵后就是鼓励。尤其是父亲,他老人家说:“要照顾好自己,一定干好本职工作,加油!”两岁的儿子也用稚气的声音对我说:“爸爸再见!”这更加坚定了我要去一线的决心,我要做儿子的好榜样。

  护师魏梦穗:“这是一场可控的战役,我要与他们共渡难关。”

  1月26日,在西南医科大学附属中医医院报名支援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时,我就知道这里的医护人员每天只能休息2小时,已经坚持了整整7天,身心俱疲!

  他们太辛苦了!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的医护人员们说看到我们很高兴,也很振奋,我感觉自己来晚了,希望能尽快帮助到他们,我一定要与他们共渡难关。来自北京的感控专家对我们进行了培训,更加坚定了我们此行的信心:这是一场可控的战役!众志成城,武汉加油!

  护师涂连洁:“孩子们以后会明白妈妈的选择。”

  看到西南医科大学附属中医医院群里发出的倡议书时,我正在母亲家里团年。我认为自己应该去,就立即从老家赶回泸州,加入驰援武汉的医疗救援队。我的大女儿10岁,小儿子才1岁零4个月,我相信他们以后会明白妈妈的选择。

  护师邱少平:“苟利国家生死以 岂因祸福避趋之”

  当四川省第一批救援队抵达武汉下飞机时,附属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二科的邱少平护师接受中央电视台的采访,记者问他“你是自愿报名的吗?”,这位年轻帅气的90后小伙子不假思索的回答“自愿的!我给女朋友说了一句,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因为自己是一名党员,觉得这个时候应该挺身而出了!”。

  护师蓝晓维:“这张没有姓名的登机牌,我会珍藏一辈子。”

  初一凌晨2点,我被出行的电话铃声叫醒后,就激动地再没睡着。早上6:00,忍着泪水跟我妈打了几次电话,就想多听听她的声音。

  早上8:00到医院门诊集合,医院为我们举行了简短的送行会,在会上得知,医院领导通宵没睡,为我们准备物资。在大家的一片祝福声中,我们上车出发了。

  我在武汉的泸州朋友得知我要去来的消息,高兴地在微信朋友圈中说:娘家人来了!中午,我们出发去机场,走机场VIP通道过安检时,我们都领到一张没有姓名的登机牌,很特殊。我想这张登机牌我会珍藏一辈子,我想我们一群人做的决定是正确的,武汉人民需要我们。

  未来一段时间,这群逆行英雄们会在协和武汉红十字会医院从事医疗救援工作。在厚厚防护服下,湖北的市民看不清楚他们的模样,但大家都知道,他们是最美的人!


吉林体彩网